新户打鱼送彩金真钱_打鱼注册送分30元

当前位置 首页 > 假蓝属

假蓝属

这蓝湛怕不是疯子

时间:2019-09-16 23:1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江澄只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热,不由得松了松领口。他想回到自己的厢房,却无力再移动半分。倚着树瘫软了身体。衣襟被他拉扯的有些松。好在这个时候人都去清谈会了,这里到没什么人经过。江澄勉强扶着树干起身。下一刻,便被人揽入怀中。江澄只觉得冰凉的很舒

  江澄只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热,不由得松了松领口。他想回到自己的厢房,却无力再移动半分。倚着树瘫软了身体。衣襟被他拉扯的有些松。好在这个时候人都去清谈会了,这里到没什么人经过。江澄勉强扶着树干起身。下一刻,便被人揽入怀中。江澄只觉得冰凉的很舒服。像是能浇灭心中的火。“江澄,你……”蓝湛迟疑了一瞬。握住了他的手腕:“禁制提前了?”江澄靠在他肩膀,点了点头:“可能是晶莹花的花香。引发了禁制。”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蓝湛脖颈间,蓝湛的手隔着布料抚摸着江澄,吻住江澄的唇,缓缓探入了江澄襟口,指腹摩挲着江澄锁骨处。探到那颗茱萸前。江澄按住了蓝湛的手:“带我,回厢房,这里不行。”蓝湛不语,将人压在树干上。有些粗鲁的扯开了江澄的上襟。江澄杏眸弥蒙间想拒绝,可却无法拒绝。只能由着蓝湛胡来。蓝湛亲吻着江澄脖颈,锁骨。江澄身体轻轻颤栗着。“蓝湛……不行……”蓝湛不予回应,手指拨弄着江澄胸前的两点。江澄呼吸逐渐变重。若非蓝湛揽着他,怕是跌落在地上了。“不会有事。”江澄锁骨处很快便布满了痕迹。蓝湛将江澄脱了干净。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,风微微吹过,有点凉。他忍不住往蓝湛身上靠了靠。后面愈发空虚。这种野外交欢的感觉让江澄有些害怕,又有些激动。他怕有人发现他们。蓝湛腿间的物什抵了抵江澄小腹。手指绕到后穴扩张着,那处早已经泥泞一片,晶莹花的花香像是媚药一般,让江澄媚态横生。江澄半倚在树干上,后背因为树干摩擦传来的酥麻让他没什么力气抬手。一条腿被蓝湛架起来。这个姿势让江澄清清楚楚看见蓝湛如何占有他。坚硬如铁的阳根一寸寸挤入江澄的内里,江澄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。他挑起眼角。“白日宣淫,蓝二公子的雅正怕是不要了。”蓝湛闻言只冷哼一声。江澄也不恼。他环抱着蓝湛的背。蓝湛进去后并没有着急动作。反而慢慢品尝起来江澄的身体。舌尖一路轻舔过江澄的肌肤。扫着两颗茱萸时江澄忍不住呻吟。“啊嗯……”又想起现在的地点,他硬生生忍住了呻吟。内里不断收缩。层层软肉吸附着蓝湛的阳根,蓝湛终于忍不住操干起来。阳根抽出又带进,江澄半倚着树干眼神弥蒙。勾住蓝湛的脖颈任由着蓝湛操干。“啊啊……嗯啊……湛蓝湛……慢……”肉柱狠狠撞击那一点,快速抽出又插进。江澄的腿无力滑落下来。“呃呃嗯……啊哈……轻点……”殊不知这样的求饶越发激起了身上人的兽性。他分开江澄两腿,江澄清楚的看见二人交合的地方。有些羞红了脸,他闭上眼睛。不愿再看。蓝湛俯身轻轻道:“江澄,看着我。”看着我干你。记住我是谁。别喊别人的名字。清冷低磁的声音让江澄心里有些痒。还有些烦躁。他依然不愿睁开眼。顶撞又大了起来。狠狠操弄着江澄柔软的内里。“额啊……蓝湛……慢一点……慢啊……”江澄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泪花。“看着我。”江澄无奈只能睁开眼,杏眸蓄了层水,好看的紧,他勾住了蓝湛的脖颈:“你慢点……我……额啊…我们……回厢房……做啊嗯…”阳根抽插在内里,舒麻炙热的感觉传递到四肢百骸。江澄不断收缩后穴。蓝湛简直快要被他夹疯。江澄捂着唇承受着蓝湛的操干。知道有人来了可能被发现,穴口收缩的更加紧了。眸子蓄满了水汽。含了丝祈求。蓝湛爱怜的吻了吻他的眼睛,将人转过去。江澄扶着树干。臀部撅起对着蓝湛,蓝湛揉捏着江澄挺翘的肉臀,缓缓抽出来,又缓缓推进去。在那一点碾磨停留,江澄几乎整个身子贴在树上。他忍住呻吟,小声说道:“蓝……湛……你疯了……不要到……这里做。”江澄看见那两个门生一直在原地张望着。忍不住收缩内里,一种野外偷情怕被发现的感觉让他身体越发敏感。“别出声,没事。”蓝湛似乎特别喜欢作弄他。江澄脸色虽然潮红,但心里却是咬牙切切的。这蓝湛怕不是疯子。蓝湛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使劲的折磨他,呻吟将要溢出喉咙,江澄却不敢出声。忍得难受极了。“不是,真的有人。”门生甲作势就要来到江澄所在的这颗古树旁看看。被门生乙拦住。江澄瞪大了杏眸看着这一幕。他抓住蓝湛环绕在他胸前的手:“不……不行……他们过来……过来了。”蓝湛将人转过来。捏了个诀。是蓝家特有的隐身罩。江澄直接黑了脸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主页 | 高山芹属 | 海滨木槿 | 红树属 | 花曲柳 | 假蓝属 | 金锦香属

联系电话:邮箱: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新户打鱼送彩金真钱_打鱼注册送分30元-二维码